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臭美天君 第一百二十七章 遇旧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10:16

臭美天君 第一百二十七章 遇旧

酒楼里,偶遇的两人还在喝酒。

“没想到能在青河城碰见你,还真是冤家路窄,怎么样,你的元神现在已经有二十丈了?”

鱼无邪端起酒碗,大喝一口,随后他夹上两块熟牛肉放进嘴里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宗门一别一来就是一个季度,没想到在这里能够碰见你,有种说不出来的激动,今儿我就做东了,你尽管喝,尽管吃,老子付账!”

人生难得几个知己,熟络之人相遇就好像他乡遇故知一样的欢喜,并不是他这么激动,就连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风婉君也是如此,多少有些欢喜。

宗门一别之后,她一直在红尘间走动,感悟修炼,如今已经快要触摸到蕴灵境巅峰的门槛,相信再过一些时日就有可能进入蕴灵巅峰了。

“呵呵!”

风婉君笑了笑,也喝上一口酒,说道:“君山牧如今已经闭关,而我则是在红尘中混世,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进入蕴灵巅峰,将元神炼到十八丈。”

她的目光幽幽,突然想到些什么,震惊道:“难不成你的元神已经二十丈了?”

这下可让她心里炸了锅,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,只得盯着鱼无邪,等待回答。

“嗯,算是吧!”

鱼无邪一笑,说道:“已经二十一丈了,我得到一些机缘,走在你们前面,不过你们也别灰心,毕竟这也只是我一时运气好而已。”

他口中的机缘不是那座神墓,而是云霄皇和臣子论道的事情,他从中受益,得到好处让他的元神突破了蕴灵境的极限,而后他又得到神墓里的魂魄之力,将元神炼到了二十一丈大小。

羡慕不来吧?

鱼无邪看着风婉君,暗道:“我就是运气好,丫头你也别灰心啊,所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,你比我差的就是运气而已,没事没事…唉…”

风婉君瞪他一眼,冷笑道:“就会做作!”

她有些不高兴,不过却又露出笑容,她看着碗里自己的倒映,不由说道:“两年之后我才回宗门,倒时候你也回去?”

她是出来混世看尽红尘的,所以需要时间来历练,将自己的心性磨砺到不骄不躁,方能易通修行。

鱼无邪微微点头,摆摆手说道:“大河祭之后我就回宗门一趟,我准备去南海看看,之后等两年才回宗门参加大比。”

他目光闪烁,喃喃道:“宗门虽好,但却没有危险

,也没有起伏,在那里虽然可以安心修炼,却不能磨砺心性,见不得大道,再加上我的天赋不够,若是待在宗门,恐怕还难以进境,还不如出来找些机缘,说不定不知不觉就突破了。”

他的修为已经卡在蕴灵境后期了,元神突破蕴灵境的极限让他更难破境,现如今他只想在大河祭里捞点好处,让自己破境更容易一些,仅此而已。

不过大河祭也非同小可,虽然前任城主改变了规则,不过也暗中增加了难度,以前只是青河城的修士争夺机缘,现在是整个云罗大陆的都可以争夺,不知道在这大河祭上会有什么牛鬼蛇神。

不过鱼无邪倒是没有多少头疼,他现在还没有碰到一个在蕴灵境能击败他的人,除非是几人联手,不然他一点也不担心。

风婉君点头,说出自己的目的:“我也是听说这大河祭,准备夺取一些机缘,之后准备去云桑国的皇城看一看,增长自己的见识!”

她的笑容很是灿烂,虽然脸上还有风沙,可却掩盖不了她那温和的笑容,让人看了就觉得舒服的笑容。

“对了!差点忘记告诉你了!”

她突然一惊一乍,说道:“我走的时候碰见了东风,他托我给你一样东西!”

随后她摊开手,手心出现一颗灵力结晶,如同一颗星辰,里面种着一棵白色的桂花树。

“灵魄境了?”

鱼无邪傻眼,苦笑道:“没想到东风已经灵魄境了,他的天赋本就是在破境上很容易,看来灵儿和西河的境界也是如此,已经灵魄境了吗?”

他很是高兴,将手里的桂花树碾碎,让它告诉鱼东风,自己已经收到消息,不必挂念。

而此时的云罗宗,罗生河石亭。

“大哥…”

鱼东风睁开眼,身上冒出一条金色真龙虚影,背后还有一棵巨大的桂花树,真龙在树下盘绕,闭上眼睛打瞌睡。

他淡然一笑,随后又开始修炼起来。

刚才鱼无邪碾碎他的灵力结晶,他就感受到自己大哥的气息,不由心安,不再挂念。

相反,鱼无邪却得不到任何讯息,他只能听着风婉君的述说去了解自己这个二弟的情况。

“灵儿呢!?”

鱼无邪皱紧眉头,疑惑道:“灵儿怎么样了?我让云霄阳那个老鬼好好开化灵儿这丫头的灵智,她现在还不是和原来一样蠢!?”

他的脸色动容几分,一会儿又哭笑不得起来,很是怪异。

风婉君白他一眼,说道:“灵儿哪里傻?她不过是胖了一些,你这人做大哥的竟然这样说自己的妹妹,品行真是上不得台面!”

不过他也知道鱼无邪紧张鱼灵儿,于是解释道:“我没有见到灵儿,不过你放心,刑法长老向来说到做到,等你回去之后,你不是可以去看看灵儿吗?现在却在这里问我…难不成…难不成你不想见她!?”

“不见!”

鱼无邪点头,解释道:“灵儿若是见到我恐怕会粘着我,让我带她出来混世,而我做的事情一般都是很凶险的,带上她我就更不好应付了,还是算了!”

他想起神墓里的凶险,那可是九死一生的,要不是他保命的手段多,早就躺在里面了。

他摆摆手,刚要解释,却被一声怒骂打断。

“臭小子,之前就是你将我们公子打伤的!?”

这个声音有些粗狂,紧接着还有其他声音传来。

“就是那个臭小子,公子刚才就是被他揍了,我们既然是奉命来取他性命的就不要和他多说,直接动手吧!”

来者一共四个人,其中一个人蕴灵境巅峰修为,另外三个是蕴灵境后期,实力都非同小可,远在一般修士之上。

鱼无邪回头看着四人,眉头紧皱,却没有出手,他的目光一直放在桌上的美酒和牛肉上,对来找麻烦的几个人毫不关心。

“呵!”

风婉君冷冷一笑,她的笑容好像冰窟窿里出来的一样,身上也跟着冒出一股寒气。

她看着那四个修士说道:“你们家公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人家青楼姑娘,我们看不下去将他打伤又怎么了?”

她很不耐烦,一旁放着的长剑也开始颤动,准备出鞘杀敌。

“唉!”

鱼无邪按耐住她,向她说道:“既然他们还没有动手,我们也就别动手就是了,若是他们动手,我们占理…唉…你!!?”

他话还没有说完,风婉君直接抽出自己的长剑,一剑扫去,霜寒之气爆发,变成一股一丈大小的半月形气流,瞬间将两个蕴灵境后期的修士冻住,另外两个反应快躲开了,不然也要冰封在她的剑下。

“你…”

没有被冻住的两个蕴灵境修士吓得不轻,虽然又惊又怒,但他们不好动手,他们没想到这一次碰到了硬茬,本来还想来替自家主子出口恶气,回去领赏的,现在看来他们要横着出去了。

唉!

鱼无邪白了风婉君一眼,无奈的说道:“你这脾气怎么还是这么暴躁啊,你好歹也是云罗宗的内门弟子,你出手多不好的,还不如让我这个外门弟子出手,传出去也没人笑话我们云罗宗啊!”

他赶紧喝一口酒压压惊,随后用筷子夹起一粒花生米,手腕一晃,花生米在他筷子间飞出,击碎冻住那两个蕴灵境修士的好寒冰,将他们放了出来。

“快滚!”

鱼无邪面色冷漠,喃喃道:“真是想要赏赐想疯了,你以为你们四个比得上自家少爷不成?还想来找回场子,真是不知死活,快些滚,弱得跟鸡似的,我都懒得杀!”

他现在并不想惹麻烦,青河城大河祭就在明日,他可不想现在出尽风头,等到大河祭被各方针对那就不好了。

那四个修士一听,赶紧溜了溜了,他们本就是想来碰碰运气,以为可以靠人多吓唬吓唬鱼无邪,没想到碰到了一个惹不起的人,所以赶紧走了。

“虞天敌,虞家,这家在青河城如何?”

鱼无邪响起那个在街头厮打青楼女子的混账东西,不由说道:“这小子就是个蠢货,我明明就是走过去调侃他两句,他竟然动手了,怪不得我,怪不得我啊!”

他其实也是看不下去了,青楼对他来说是很神圣的地方,这个家伙竟然公然殴打小姐姐,他看不下去,这才出手的,不过他本着能哔哔就哔哔的原则,不想动手的,没想到虞天敌竟然想揍他,那可就怪不得他了,毕竟不是他先动的手。

“有些棘手!”

风婉君摇摇头,解释道:“虞家在青河城实力很强,虞正南是现在的青河城主,那个虞天敌恐怕是他儿子,所以我们这算是惹了大麻烦,不过也不用担心,我们云罗宗还不怕一个清河城主!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很是平静,在红尘中磨砺对她的心性有很大影响,让这个丫头已经不会因为家里的重担而瞻前顾后,反而更加果断和坚毅。

鱼无邪觉得这话说的在理,他是云罗宗的弟子,若是一般弟子就算了,可他是云罗宗掌门的亲儿子,还怕一个青河城主!?

他继续喝酒吃肉,与风婉君促膝长谈,谈到他去神墓的遇到麒麟族妖神复活的事情,弄得风婉君都觉得心惊肉跳,半信半疑。

这主要是因为鱼无邪过分的吹嘘自己如何如何英勇,所以风婉君才有一点不相信,不过她也听说了五岳山地动的事情,所以还是有一些相信的。

之后他们又说了一些话,吃过以后就离开了,各做各的事情去了。

(未完待续)

遂宁治疗妇科医院
漳州治疗阴道炎医院
惠州好的男科医院
遂宁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漳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