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风魔 第五百九十七章:谁能笑到最后(十二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23:14

风魔 第五百九十七章:谁能笑到最后(十二)

白铭儿虽然比武输给了修紫衣,但她也是同盟会的人才,一切不过是意气之争,白铭儿究竟会做怎样的选择,还遵从她本人的意愿,就算修紫衣强行扣下白铭儿,那白铭儿如果不愿意,那到时候也可以协商解决,用其他条件来弥补这个赌约带来的损失!

傲龙这么做明显是偏向中部一脉,但是这里面有说不出的东西,修紫衣如果强要白铭儿为奴婢五百年,那也没什么,赌约就是这么立的,没有人会指责她做的不对,但是从人的内心情感上将,总会将同情偏向弱者一方,那么修紫衣在众人眼里就是一个不通情理的女人。

尤其是修紫衣这么削中部一脉的脸面,即便是白铭儿很不得人待见,那也得不到中部一脉的好感了。

人就这样,好与坏先放在一边,符合自己的,让自己得利的就是好,反之就是坏!

而且傲龙一个“破坏同盟会内部团结”的大帽子扣下来,蔚姿婷也没有办法驳斥!

把白铭儿还回去,赌约的条件用其他来代替,别说修紫衣不大答应,萧寒心里也不乐意。

赢来的东西,就是自己的,可还没有换回去的道理,何况这赌约是当着同盟会五脉那么多高手面前立下的,这要是将人还回去,岂不是让其余三脉的人耻笑南方一脉是软骨头?

这对南方一脉的声誉也是一个巨大的影响。

“走,去看看白铭儿吧。”萧寒用手绢擦了一下嘴巴道。

“好的。”修紫衣和白牡丹一起放下碗筷。

南苑虽然面积不大,可是房间却是不少,林林总总也有上百间了,女眷住东边,所以白铭儿也被安排住进了东面,修紫衣的丫头小沅在服侍。

看到修紫衣、萧寒还有白牡丹鱼贯进入,小沅忙走过来行礼。

“怎么样,她还昏迷不醒吗?”修紫衣问道。

“回禀小姐,她从昨天下午抬回来。就一直没有苏醒过,脉搏也很细弱,奴婢担心她会……”

“好了,你先下去吧。累了一个晚上了,休息吧。”修紫衣道。

“是,小姐!”小沅如蒙大赦一般,迈动小腿退出了房间。

“白铭儿是这一次青年高手比武前三的种子高手,这一次可惜了。下一次恐怕没有机会参见了!”白牡丹望着躺在软榻之上的白铭儿摇头叹息一声道。

“哦,牡丹,你年纪也不过千岁,这一次青年高手比武,你怎么不参加?”萧寒问道。

“我不喜欢争什么高手的头衔,所以就没打算参加!”白牡丹一笑道。

“我看牡丹是怕某人不喜欢,才没有报名的吧?”修紫衣眼眸一转,吃吃一笑道。

“紫衣姐,你这张嘴就是说话太难听,婷姐才不喜欢的。”白牡丹道。

“呵呵。牡丹妹妹,别生气,我也是实话实说而已。”修紫衣忙道歉道。

萧寒没注意她们姐妹俩悄悄的说着什么,而是一进来就去查看白铭儿的伤势,虽然她的伤势他已经查看和诊断过了,但是时隔十二个小时了,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变故。

白铭儿受的伤势主要就是运用禁法催生潜力之后,身体各项器官衰竭,然后本身又遭到禁法后遗症力量的反噬,无论是前一种还是后一种。这都可能要了她的性命!

如果白铭儿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,那她早就一命归黄泉了,所幸的是,她身体素质很好。加上她跟修紫衣的比武并不是你死我活的争斗,这就给她体内留了一线生机。

一线生机未断,那治疗起来就好多了。

“紫衣,牡丹,你们两个过来,帮我把白铭儿的衣服脱掉!”萧寒检查了一下白铭儿的伤势之后

。如果想要尽快的令她苏醒并恢复修为的话,那就只有施展金针秘术加上他的生命之力和丹药三管齐下了。

“啊?”两个女人都有些傻了。

“啊什么呀,快过来,不需要脱光,留一层亵衣就可以了。”萧寒扭头一瞪眼道。

两个女人忙一起上前,都会错意了,一个眼神交汇,不好意思的冲对方尴尬的一笑。

很快,白铭儿就脱的只剩下一层亵衣了,薄薄的一层,山峦起伏,还别说,这小丫头还真有一副傲人的身材,该凸的凸,该凹的凹,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雪白玉乳,若隐若现的,真是扣人心弦。

萧寒如今的定力,岂会被一个小丫头乱了心神,虽然这个小丫头年纪也不小了,还足够跟他家族谱上的祖宗亡人一块儿向前排列不知道多少代了。

至少十八代!

“紫衣,把她扶正坐起来,双腿盘起!”萧寒取出针囊,将至挂在帐钩之上。

修紫衣依言将白铭儿扶了起来,并依照萧寒所言摆好了姿势!

“把发髻解开!”萧寒又道。

麻利的解开发髻,白铭儿那一头青丝刹那间扑散开来!

“扶住她,不要让她倒下!”萧寒拇指与食指三指并拢之间捏着一根金针沉声轻喝道。

二女都知道金针刺穴的危险性,当下平定心神,一左一右的扶住白铭儿,冲萧寒点了点头。

萧寒的手指动了起来,宛若一只穿花的蝴蝶,纷纷的在白铭儿头上各处落了下去。

不一会儿,白铭儿头顶之上就被插上了十几根粗细长短不一的金针,而且每一根金针都已不同的方式在动,有的轻颤,有的则旋转向下,还有的则前进一些,再后退一些等等!

白铭儿也跟着起了反应,苍白的面孔出现一丝痛苦之色,身体也忍不住动了起来,而且力量还不小,要是换成两个普通人,还不定摁的住她!

沿着头部向下,萧寒表情凝重无比,一针比一针下的要慢,有时候至少过上半分钟才下一针,一直到胸口膻中,然后转向后背。

除了不断下针之外。他还需要维持已经扎入白铭儿身体内金针的运动,所以精神必须高度集中,还得随时了解她体内的情况。

转到白铭儿身后,萧寒猛然出指在她背后疾点了数下。然后化指为掌贴在后背之上!

生之力随着掌心透过薄薄的一层亵衣进入白铭儿身体之中,这时候白铭儿感觉不到一丝痛苦,背后的清凉之感一下子冲掉了,身体内那如同置身火炉炙烤的撕裂感,脸上的表情也变的舒适起来。施展禁法给她带去的巨大伤害也很快的修复着!

这时候萧寒左手拿出一个玉瓶,递给修紫衣道:“这里面七颗丹药,每天服用一颗,七天之后,她就痊愈了,现在敲开她的嘴,吃一颗,我帮她化解药力!”

“这是什么丹药?”修紫衣对萧寒身上层出不穷的丹药十分好奇,可从来没有见他炼过丹,这些丹药从何而来?

“生生造化丹!”萧寒回答道。

“生生造化丹。”修紫衣喃喃自语一声。这可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一种丹药,恐怕也是这个大陆上最顶级的丹药之一,他是从哪里得到的。

“紫衣姐,爷的义父是自然神教和灵药世家传承的祖师!”白牡丹解释道。

“啊?”修紫衣心中狂震,这个她倒是知道一些,这两脉本来同属一家,后来不知为何分家了,而且这两家的历史比三大势力还要古老,至少存在了三万年以上!

而开创了这两大势力的人居然是萧寒的义父,那萧寒的辈分岂不是这两大势力的祖师?怪不得白眉这个老家伙这一次居然跟他们共同进退。一句反对的意见都没有,原来矮了辈分呀!

“别废话了,喂白铭儿服药!”

修紫衣忙从瓶子里道出一枚生机勃勃,幽香四溢的龙眼大般的青色丹药。然后捏开白铭儿的嘴,将丹药挤了进去!

丹药是天地草木精华提炼而成,所以极少杂质,入口即化,很快的就起了作用!

生生造化丹本来就是七品丹药顶峰的存在,尤其是治疗禁术反噬方面更是最好的丹药。要不是蚩尤没有恢复巅峰实力,他还能炼制出九品丹药“夺命造化丹”,有这样一颗丹药在手,再重的伤势都能把命夺回来,当然前提是这个人的修为不出侍神境,如果是主神境的高手重伤的话,夺命造化丹有用,但效果却不会那么强,而生生造化丹对主神境的高手那就是“糖豆子”差不多了!

七颗生生造化丹,价值十亿金币以上,这种保命的东西还是有价无市,也就只有萧寒能够把丹药不当回事,这一颗流出去,都会被各路高手争的是头破血流!

修紫衣刚入萧家门,还没有体会到“萧夫人”这个身份的好处,吃喝穿住那是最基本的,也许不是最顶级的,但比她们更好的,也找不出几个来,然后就是福利待遇,修炼资源、事业、武器、丹药,恐怕这些待遇被传了出去,萧家的大门都能让倾慕者踏平了。

萧寒这时候也想起了,自己好像忘记给修紫衣一份丹药了,这是萧家女人都有的。

“紫衣,这是给你的,里面有一些丹药,有一份说明的册子,你看一下就明白了!”萧寒拿出一个不小的木盒,递给修紫衣道。

“我的?”修紫衣吃惊的接过木盒。

“紫衣姐,这是萧家的女人的待遇,我们每个人都有的。”白牡丹解释道。

修紫衣狐疑的接过木盒,一打开,顿时眼睛就直了,里面林林种种上百瓶丹药,每一瓶丹药上都贴有标签,其中就有她手中的生生造化丹,里面至少有十颗,还有不少她听说过的丹药,品级都非常高,一本小册子,一本说明书,上面记载了所有丹药的种类和作用以及使用方法!

修紫衣感觉自己好像就在梦中一样,就这样一个小木盒,其价值就超过她近千年的积累,而且很多是无价的。

“谢谢。”修紫衣冲萧寒说了一声。

“不用,这是你应得的。”萧寒微微一笑,手掌贴在白铭儿后背上再一次动了起来,他得帮助白铭儿吸收丹药的药力,如果她自己吸收的话,起码需要两三天以上,而如果在他的帮助下,三个小时就够了!

金针刺穴加上生之力和丹药相助。白铭儿应该很快就能够苏醒,运气好的话,应该还能够参加同盟会搞的这个青年高手的武道大赛。

这样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,萧寒收回右掌。然后再一一的拔出白铭儿身上的金针。

白铭儿虽然没有苏醒,但是六识并没有封闭,她脸上的痛苦表情早就换成了一脸的安详舒适,另外全身就好像泡在那温泉之中,舒坦之极。

因为禁术反噬的各项器官也在迅速的恢复活力。身体各项指标也在极快的像正常水平恢复着。

“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,看来她还是留了一些力的,没打算跟你拼命!”萧寒对修紫衣说道。

“她没杀多少人,我感觉的出来。”修紫衣嫣然一笑道,“她的招式威力确实很强大,但是没有杀气,她很傲,但是却很善良。”

“你打算如何处置她?”萧寒问道。

“在比武最后,我曾经试着劝服她认输,并且提出把我的位置让给她的提议。她没有答应,但是最终还是认输了。”修紫衣道。

“这么说,她是同意了,但没有说出来?”

“也许是吧,不过要知道准确答案还得等她苏醒过来!”修紫衣道。

“你把位置给了她,你做什么?”萧寒问道。

“我做萧夫人呀,劳心劳力这么久,我也累了,不想做了,歇一歇。”修紫衣一笑道。

“也好。这丫头血脉的力量已经激发,未来前途还是相当有可为的,如果能拉过来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萧寒点了点头。只要修紫衣能够乖乖的,不争不闹,那就是最好的了。

“放心吧,她虽然在中部一脉很得宠,但是也遭人妒,那些老家伙们都不喜欢她。一个绝色美女在一群虎视眈眈的男人堆里,还有她那个义父哥斯达,对她也有不轨的企图,所以,她来我们这里是最合适不过了!”修紫衣道。

“哥斯达,追求过婷婷?”

“呵呵,你也别吃醋,咱们同盟会中,当年追求过婷婷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就算是紫衣我,那喜欢我的男人也能有一个千人队,不过,他们大多数都作古了,剩下的也不多了,也就七八个吧,哥斯达算一个,莫怀古也是,剩下的几个,你也会见到的。”修紫衣笑道。

“我犯不着吃这些人的醋,我只是觉得这个哥斯达好像对婷婷并没有死心,还有,他看你的眼神也不对劲,恐怕他也是当年追求你的人之一吧。”萧寒嘴撇了一下道。

“呵呵,说起来我跟婷婷就是因为这些追求者闹矛盾的,婷婷生就一副冷傲的面孔,男人呢,又不知怎的,天生喜欢贴冷面孔,一个个朝婷婷身边靠,而我呢,虽然各方面也不差,自然也有人追求,但是……”说起当年往事,修紫衣有一些缅怀,还有一丝落寞。

“我明白了,追求婷婷的人在婷婷哪里碰壁了,然后再转向追求你,莫怀古和哥斯达都这样做过,是吗?”萧寒明白为什么修紫衣跟蔚姿婷之间那么大的仇怨了,原来这里面还真有原因,虽然听起来很可笑,可是这对修紫衣这个高傲又要面子,处处争先的女人来说,这些追求者们追不上蔚姿婷,退而求其次才追求她的,这不就说明了她不如蔚姿婷吗?

也许那些追求者们心里不是这么想的,可修紫衣跟蔚姿婷暗地里竞争关系,她怎么能不这么想呢?

症结在这里,一切都是女人的虚荣心作怪!

现在没有必要了,都成了一家人了,修紫衣放下了心中的包袱,蔚姿婷心中的疙瘩也烟消云散了。

蔚姿婷这时候回到南苑,找过来了。

“商议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比武后天开始,明天抽签,另外,这一次增加长老团麾下子弟十人,一共六十人参加比武。”蔚姿婷道。

“六十人,淘汰赛吗?”白牡丹问道。

“第一轮、第二轮是淘汰赛!”蔚姿婷道,“第三轮是限时积分赛,每个人都有三次挑战对手的机会,战胜得三分,战平各的一分,战败负三分,最后按积分次序排名!”

“那就是说最后一场,每个人要打六场,最高得分是十八分?”修紫衣道。

“如果六场全胜的,那就是十八分,但是如果从头至尾没有人挑战,而挑战又三场全胜,岂不是只能得九分,这样岂不是亏大了?”白牡丹质疑道。

“是的,虽然每个人都有三次挑战对手的机会,但是挑选对手并不是由他自己选,而是抽签,抽到谁就是谁,也就是说,看各人的运气了!”蔚姿婷道。

“这么说,运气好的,抽的都是比自己弱的对手,那就是有机会进前十了?”

“其实这还是很公平的,毕竟前面两轮已经刷掉四分之三的人了,除非某个人运气爆棚,否则最后这十五个人一定是这六十人中最强的,而最后一轮,实力固然是一方面,运气也是一方面,这就看天意了!”萧寒笑笑,从来没有绝对公平的比武,因为比武总要受伤,受伤对下一场比武肯定会影响,总不能等你伤好了再比武,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完全公平就不现实了,只有相对的公平。(未完待续,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陆qidian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阅读!)

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
小孩半夜发烧怎么办
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大便干
轻度心梗怎样治疗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