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京投发展高一轩探路领路轨道物业美丽新世界

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7:30:25

京投发展高一轩:探路、领路轨道物业美丽新世界

新青年是尊重过往,开创未来,成为有能力、有意愿为社会奉献自身力量的人。

■人物简介 高一轩,男,1981年出生于北京,中经联盟第9任轮值主席,京投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裁。新京报李木易 摄

从等待被面试到坐在总裁的位置上面试别人,高一轩仅用了12年。这也是地产界从基层员工成长为总裁的较短用时。

作为京投发展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京投发展”)的总裁,39岁的“少帅”高一轩坐在位于北京国贸银泰中心之内的办公桌前,描绘出“地铁站之上的美丽新世界”:在呼啸而过的地铁之上矗立着高耸入云的住宅,摩天大楼、CBD商务区、购物中心甚至大型公园,南来北往的人们穿梭其中,可“上天入地”,享受地铁之上的繁华世界。

这就是基于轨道交通的物业开发模式,人们常说的“地铁上盖”,在二十年前的北京,当地铁一号线横穿北京城,人们难以想象高层住宅将矗立在地铁之上,而如今,当你打开北京地铁纵横交错的线路图,这样的“地铁上盖”正在遍地生花。

而京投发展就是国内率先尝试“在轨道交通车辆基地上盖房子”的公司,而高一轩自然也成为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

酒仙桥走出的青年

高一轩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从小在酒仙桥长大,周围聚集了738、774、798等很多电子类工厂,因为工厂聚集了全国各地的大学生,高一轩从小就开始接触五湖四海的文化。

非常巧合的是,高一轩出生于1981年,这一年,北京地铁正式对外运营。可以说,高一轩个人成长与北京地铁发展之路是同期的,这也使得高一轩与地铁结下了最初的缘分。

22岁,那时的高一轩才刚刚从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土地资源管理专业毕业,只身来到了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攻读硕士,就读城市与区域规划专业,在这里,高一轩又与轨道交通结下了“第二次缘分”。

“在读城市与区域规划专业的时候,我最先接触到TOD(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开发,transit-oriented development)这个概念,那时TOD模式在美国已经被广泛应用,而‘地铁上盖’在国内还是一个陌生的词汇。”高一轩回忆道:“我当时觉得‘地铁站上造房子’很有创意,印象很深刻。”

这段留学经历不仅给高一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更为他以后的职业生涯奠定了基础。

硕士毕业之后,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,高一轩也面临着留美国和回国的抉择。在美国经历过短暂的工作经历后,高一轩坚定了回国的决心——“我越来越清楚地感受到时代跳动的脉搏在中国”。

“我们这个行业在美国已经发展得相对成熟了,你很清楚地能看到你的职业路径和终点,做一个专业岗位的‘螺丝钉’,而国内才刚刚起步,一切充满了未知,这激发了我的探索欲和好奇心”。选择回国后的高一轩正式选择加盟了银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,那是2007年。

高一轩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项目经理,这是一份 “真正开始接地气”的工作。“最初来到公司也非常迷茫,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那时候,我常常被安排去项目实地调研,我记得那是2008年,我只身来到四川都江堰的考察项目,大雨倾盆,长途跋涉,泥土弄脏了衣服我却丝毫不自知,就带着这样的泥点参观完了豪宅。”高一轩笑着回忆这段经历,“回公司后,我根据调研情况写下万字的调研报告”,也正是这份报告让公司管理层注意到了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。

2009年,适逢银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获准非公开发行股票,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29.81%的股权,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,公司名称由“银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”变更为“京投银泰股份有限公司”(下称“京投银泰”)。

同时,京投银泰也确立了轨交车辆基地一体化开发的公司战略,这一定位在当时来说是绝无仅有的,成为“亚洲轨道物业专家”的公司愿景也由此确立。

基于前期的崭露头角,高一轩升职为京投银泰的副总裁,负责投资拿地。“没想到在留学时的想法成真了,我真的成为国内轨交车辆基地一体化开发的探路者。”高一轩兴奋不已。

京投发展就是国内率先尝试“在轨道交通车辆基地上盖房子”的公司,而高一轩自然也成为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新京报李木易 摄

“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

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佩服的,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?” 做鲁迅笔下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并非易事。

在确立轨交车辆基地一体化开发的方向后,高一轩干劲十足,率先拿下了位于北京丰台区地铁9号线郭公庄车辆段地块,并引入万科合作,定名为西华府,西华府也成为京投银泰第一个基于轨交车辆基地一体化开发的项目。

既然是“第一个”项目,在整个行业内来说也少有参考的先例,如何在地铁上空进行开发?如何实现减振降噪等技术突破?如何保证质量和安全?这一切问题萦绕在高一轩团队的脑海间。

高一轩介绍:“在地铁上施工最大的挑战是‘下面开发预留的结构条件’,包括一块石头的摆放,因为施工时下面是空的,是靠柱体来转换和支撑的,施工时要精准地落在柱头上的位置,这要经过非常严密精确的计算。另外,技术上需要重点突破‘减振和降噪’,隔绝地铁的振动和噪音。”

在高一轩的亲自操刀下,西华府作为全国第一个轨交车辆基地一体化开发项目,率先引进TOD模式,自主研发来减振降噪的技术专利,获得了市场的认可。自2013年11月首次开盘至2016年,西华府住宅部分全部售罄,实现签约额70亿元,多次获得北京市及丰台区普通住宅类月度销售冠军。

西华府使得高一轩一战成名,这个敢于吃螃蟹的人也在京城获得一席之地。

座右铭:“惟精惟一”

高一轩的座右铭是“惟精惟一”,这四个字还挂在了他日常的办公室里。

“敢说的人很多,但是认真去做的人很少。”高一轩称,自己信奉的理念就是“惟精惟一”,能够“专注一件事并把它做好”。

在北京西华府项目成功后,高一轩逐步扩大了“专业优势”,再次打造了两个轨交车辆基地一体化开发项目,期间,京投银泰也于2016年更名为京投发展。

被称为“北京第一个盖上园林” 公园悦府位于地铁8号线平西府车辆段,总建面60万平方米,建有5万平方米的盖上园林;另外一个位于地铁10号线五路停车场的琨御府是迄今为止北京“最贵的地铁上盖的项目”,也证明了地铁车辆段上可以做高端住宅项目。

基于北京的成功经验,高一轩想把“生意做得更大”,为此,他细细算了一笔账:“按照目前我国地铁历程的发展速度,预计未来我国可开发的轨交车辆基地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万亿元,这是一个全新的蓝海。”为了加速全国化扩张,高一轩不断进行技术优化,形成标准化的生产线,成功将最初19个月的开发周期缩短至7.8个月。

“大企业可能是一张,而我们是一根针。”高一轩这样比喻到,“要有十年磨一剑”的耐心和专业。

在2018年的工作总结中,高一轩还把“以失业的心态来面对每一天的工作“写入了工作总结报告。高一轩称:“我越来越感到时间过得飞快,而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,我就越来越有敬畏之心,把现在工作的每一天当成是最后一天,珍惜当下,以破釜沉舟的心态来做一切事情。”

“特长生”努力成为聚合者

在“特长生”的基础上,高一轩努力成为一个聚合者,从“一”到“万物”,让“地铁上盖”成为“新的理想国”。

为此,高一轩创造性地提出了“TOD智慧生态圈”的理念:“这是一个充满魔力的设想,假设地铁上盖就是一个大魔方,它将组合创造出各种生活业态和生活方式,满足各式各样人群的生活构想。”

高一轩称,未来,他希望在地铁上盖中导入多个产业,包括养老、教育、零售、文娱、办公、家居、酒店、科技等。“这就是一个大魔方,能变出五彩斑斓的生活方式。”

“以公园悦府项目为例,它位于8号线平西府地铁旁,附近是‘码农’的天下,集合着富有创造力的年轻人,那么我们要打造的‘圈’就是要瞄准年轻人的生活方式,定位在‘时尚、潮流、科技’,商业圈中引入新零售,装修引入必革家,要更潮的感觉。”高一轩称:“为此,我们将客户研究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成立专门研究客户的部门,并且对已经交房的1.5万客户进行调研,精研客户需求。”

为此

,高一轩更多的走出办公室,建立“朋友圈”。目前,京投发展的合作伙伴包括清华大学、阿里巴巴、银泰商业、凯悦酒店、优客工场、链家等。

大家愿意和“特长生”交朋友,高一轩的“朋友圈”也越来越广。

从等待被面试到坐在总裁的位置上面试别人,高一轩仅用了12年。这也是地产界从基层员工成长为总裁的较短用时。新京报李木易 摄

“曾经每天只睡2个小时”

“在面试者中,什么样的年轻人会获得您的青睐?”高一轩认真思索着这个问题:“我更看重的是他们的自我驱动能力,求知欲和探索欲,我希望这种创造能力能够建立在尊重传统、继承文化的基础上,然后去开创未来。”

“除了具备创新能力,更能吸引我注意的是那些能够脚踏实地的年轻人。”高一轩讲述道,曾经一名正在实习的大学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正是因为这名实习生常常跑工地而被“晒得黑黑的”。

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,高一轩会回想起曾经经历的挫折,正是战胜这样的挫折让他能够晋升至总裁。“有一年,公司经营不佳,扩张战略受阻,并购项目出现了问题,我面临着很大的压力。”高一轩称:“那时,我每天平均只睡个小时,不断地会见并购方,不断地洽谈,也不断地遭遇失败,那时候我告诉自己心态不能失衡,不能自暴自弃,一定会有解决方案。”

“一个是信念,一个是健康的身体,这两者能够帮助你走出困境。”高一轩总结道。

如今,身经百战的高一轩已经不那么“忐忑”了,“以前在专业岗位上,你只关注你的职位上需要关注的局部内容,比如分管拿地时,我只考虑拿一块好地,而如今,当你意识到你是公司的最终决策者时,你将拥有全局的思维,更强的意识”。

“困境时不悲观,顺境时不过于欣喜,这是总裁职位教会我做的事。”高一轩说道。

■同题问答

新京报:过去一年,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?

高一轩:我觉得过去一年我最大的改变有两个。首先是意识增强了;第二个是珍惜意识。去年开始,我突然觉得时间过得飞快。时间过得快就会使人更加珍惜当下,把握当下。所以,过去一年,我始终抱着一颗比较敬畏的心,用比较惜福的状态在做每一天的工作,把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。

新京报:你心中“新青年”的标准是什么?

高一轩:尊重过往,开创未来,成为有能力、有意愿为社会奉献自身力量的人。

新京报:未来,你对自己所处的行业有什么期待?对职业生涯有怎样的期许?

高一轩:房地产行业其实挺神圣的。它决定了人们一天生活的50%以上的时间。家里的时间其实都是由开发商决定的。这个行业决定了人的幸福感。提升人们的幸福感、获得感和成就感,是这个行业承载的使命。

新京报:未来,你对国家社会有怎样的期待?

高一轩:我觉得未来,在物质相对富足的前提下,人们自然会转向对精神生活的追求。所以我认为,未来如果每个人都能更有尊严的活着,精神层面也就更加充实。

患有泌尿系统感染如何护理才会好得更快
中医治疗小儿癫痫病效果怎么样
安徽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