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萌妻难驯 第五百六十七章 默契到不可思议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10:03

萌妻难驯 第五百六十七章 默契到不可思议

稍稍一顿,权慕天随即意识到藏在屋里的人上钩了,菲薄的‘唇’扬起一抹冷笑。(看去最快更新)

陌生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硬邦邦的东西又dǐng-紧了几分,“把你手上的东西递过来,不然的话,你的‘女’人会立刻脑袋开‘花’。”

正所谓做戏做全套,他明知游泳池暗格里的资料是假的,但为了让他们信以为真,只能演下去。

侧眸斜睨了那人一眼,他做了个扔的动作,吓得对方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“如果我不‘交’呢?”

“既然你想亲眼看着她死,我就成全你!”给岸上的同伙递了个眼‘色’,很快便传来陆雪漫惊慌失措的声音,“权慕天,把东西‘交’给他们,我……咳咳……喘不上气来了……”

由于背对着岸边,他看不到岸上的情形。

但是,‘女’人浮夸的演技表明她是自愿被人捉住的。也就是説,除了这些人,屋里没有第三拨人。

只要把这些人骗走,他们就有机会带着货真价实的证据、安全脱身。

然而,在达到目的之前,这场戏还要继续演下去

萌妻难驯  第五百六十七章 默契到不可思议

“权慕天,难道你想亲眼看着她死吗?”

‘阴’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被挟持的滋味让他不爽到爆,滔天的怒气在眼底翻滚。

目不转睛的看着‘挺’拔的背影,陆雪漫替几个不速之客捏了把汗。一旦男人发飙暴走,他们会被分分钟ko,但那样一来会被欧阳卓看出破绽。

只有让这些人自认为拿到了洛琳藏匿的证据,他们才有机会把真的东西带出去。

有了第一手资料,他们才有资格与欧阳卓和司徒博抗衡。

他千万要忍住,决不能前功尽弃!

“当然不想。”斩钉截铁吐出四个字,权慕天举起手,慢慢转过身,锐利的视线迅速在周围扫了一圈。

持抢的‘蒙’面人下意识的‘摸’向扳机,冷喝道,“不想她死,就乖乖把东西‘交’出来!”

担忧的望向陆雪漫,此刻,她被人掐住了后颈,双脚逐渐脱离了地面,整张脸憋得‘潮’红一片。(最快更新)

该死!这帮人统统要死!

察觉到他的目光,几个‘蒙’面人冷冷的笑了。

强行把涌动的怒气压回去,他一字一顿的开了口,“东西我可以给你,但是你们要保证我们的安全。”

“我们是偷儿,只拿东西,不杀人。”

説得好听!天知道东西到手以后,他们会不会反悔?

眼底闪过一重寒意,权慕天不能确定陆雪漫的背包里有没有防身的武器,尽管迫切的想把人救下来,可他不敢轻举妄动。

“我凭什么相信你们?”

关上保险,‘蒙’面人收起了手抢,“除此之外,你别无选择。我们从来不杀人,这是规矩。”

“我‘交’出资料的同时,你们必须放人!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给岸上的几个人递了个眼‘色’,他们随即把人推进了游泳池。

被推推搡搡来到男人面前,陆雪漫忍不住一阵窃喜。眼看计划就要成功了,他们实在太机智了!

‘蒙’面人大声説道,“我数到三,咱们一手‘交’资料,一手‘交’人。”

“好。”

1,2,3……话音未落,她和权慕天眼前一黑,双双昏了过去。不知过了多久,男人终于恢复了意识,却发现手脚被塑胶扣困住。

扭过脸,他吃力的向后张望,看到陆雪漫垂着脑袋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“漫漫,漫漫,醒醒!”

“嗯……”后颈一阵刺痛,稍稍一动仿佛脑袋就会掉下来。丫丫个呸的,这帮人下手真狠!

挣扎着撇清视线,等她搞清楚状况,顿时苦了脸。

这里断水断电,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!

悔不该当初不听他的话,非要用狡兔三窟的手段吸引欧阳卓的注意力。(最快更新)

瞧瞧,玩砸了吧?

万一惊动了警察,给他俩扣一个非法闯入‘私’人地方的帽子,就麻烦了。即使有邓远航撑腰,也免不了被他追问。

到时候,他们尴尬的处境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——偷‘鸡’不成蚀把米!

“现在咱们要怎么出去?”

俗话説一孕傻三年,果然不假!

四下扫了一圈儿,权慕天确定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,才放下心来,“你的手表暗格里是不是藏着刀片?”

“有……”

“给我。”

用左手把刀片拿出来,陆雪漫xiǎo心翼翼的把东西塞进男人手里。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刀片,他反手去割自己手腕上的塑胶扣。

按照常理,割断对方手上的塑胶扣比较合理,可视线受阻,他怕伤了某‘女’,索‘性’拿自己开刀。

刀片十分锋利,很快他就挣脱了束缚。

松开她的手,男人转到她面前,刚把手伸出去,就被陆雪漫锁住了腕子,“别动,你的手流血了。”

“一diǎn儿xiǎo伤……没关系。”

他説的满不在乎,xiǎo‘女’人却鼻子酸酸的,心里很不是滋味,“我背包里有创可贴和酒‘精’棉,待会儿我给你处理一下。”

“不打紧,先出去再説。”

“不行!天气这么热,万一感染了怎么办?”回绝了男人的要求,她拉开拉链,拿出了急救包。

看着她紧张的拧着眉心,权慕天嘴角勾起‘迷’人的弧度,由着她消毒、包扎。

处理完伤口,陆雪漫猛然想起一件事,“洛琳究竟把东西藏在哪儿了?你真的知道吗?”

“你不相信我?”

“我不是不信你,而是我不认为你和她默契到这种程度。”

她目光闪躲,男人秒懂了她纠结的xiǎo心思,伸手把人捞进怀里,附在她耳畔,坏笑着问道,“狡兔三窟的把戏明明是你想出来的,怎么倒成了我和她心有灵犀呢?”

“游泳池里有暗格是我‘蒙’的。谁知道里面真的有机关?不仅如此,保险箱里还藏着不少资料。”

赌气似的把人推开,她嘟着嘴开始碎碎念。

“今天上午,只有你和xiǎo天见过他。虽然那些人抢先一步,但是洛琳只会把秘密告诉你一个人。否则,刚才那些‘蒙’面人绝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敏锐地察觉到她醉翁之意不在酒,权慕天‘揉’着她的额头问道,“漫漫,你究竟想説什么?”

“我想知道,你来拿资料究竟是为了让司徒博伏法,还是想帮洛琳减刑?”

静静的看着他,陆雪漫迫切的想知道答案,却又怕男人选择后者。如果他所做的都是为了帮助初恋情人,她该怎么办?

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,他説的十分认真,“除了你,我不会为其他‘女’人做任何事。”

“可你没有非杀她不可的理由!”

“六年前,她差diǎn儿害死了你和我们的孩子,难道这还不够吗?还有,她……她害死了宋晓雨和唐亦凡。”深邃的眸子染了一层墨‘色’,他的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。

这是他第一次提及唐亦凡的死,更加令她震惊的是,宋晓雨的死居然也与洛琳有关。

这个‘女’人究竟害死了多少人?

“如果不是她握着司徒博和欧阳卓的证据,我会亲手停掉病房里的仪器,让她在封闭的环境里,一diǎndiǎn的走向死亡……”

男人眼底的狠绝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,彻骨的杀意令陆雪漫心悸不已。

伸手捂住他的嘴,某‘女’不希望他在噩梦里越走越远,“你的这些话已经涉嫌蓄意杀人,对我説説就算了。”

“漫漫,我知道你有太多种办法让她死,但是你没有。所以,我会尊重判决结果。”

把她的手握进掌心,权慕天完全能体会到她多么憎恨洛琳,可只有让她站到审判席上,她才输的彻底。以她的罪行,把牢底坐穿都不够,让她的余生在铁窗中度过,是对她最好的惩罚。

“我懂。”

拉着她绕到楼梯背后,权慕天轻轻敲击楼梯隔板,她瞬间懂了。

“她把东西藏在楼梯里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这个‘女’人还真是狡猾的不要不要的。”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感叹,可这一次,陆雪漫默默给她diǎn了个赞。

撬开楼梯隔板,男人把其中一部分放进背包,把另外一xiǎo包东西揣进了怀里。

某‘女’不懂了,疑‘惑’的问道,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就算背包被人抢走,也拿不走原件。”微微挑眉,深邃的眼眸闪过几分狡黠。

愣了一会儿,陆雪漫才恍然大悟。

所谓的原件只有那么一xiǎo包,余下的这些统统可有可无。

洛琳啊洛琳,你不愧是高手中的老油条!

洛xiǎo天在里详细的説明了探望洛琳的整个过程,某‘女’很好奇男人是怎么得知这些信息的。‘摸’着下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一本正经的问道,“话説,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“你猜。”

“反正不可能是她今天告诉你的。”

犹豫了片刻,他把人带到了黄‘花’梨的茶几前,“你真想知道?”

“当然啦。只是不知道你肯不肯説?”

认真的diǎn了diǎn头,陆雪漫抱着肩膀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实际上,她心里暗暗打鼓,拿不准男人会不会老实‘交’代。

“其实,没什么好瞒着你的,只不过是从前玩的一些xiǎo把戏。”

薄‘唇’抿成了一条直线,他握着xiǎo‘女’人的手指,用指腹沿着桌边,从左向右徐徐滑行。直到她的嘴巴变成了o型,才松了手。

“明白了吗?”

重磅推荐

宜春治疗龟头炎费用
宜春治疗龟头炎医院
宜春治疗男科方法
宜春治疗男科费用
宜春治疗男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