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绝世剑魔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天才与庸才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9:17:25

绝世剑魔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天才与庸才

“哦?你能赢我?真的?”阿蒙的师兄哈哈一笑,完全不信。而周围的那些人,也都是哂笑而已,无人相信。

“我若赢了你,你输我点什么。”阿蒙见那些人都不信,面红耳赤的争辩道。

阿蒙的师兄拍了拍胸脯,道:“你若赢了我,这一路上,你想喝多少酒都行,酒钱师兄全包了。不过你要是输了,这一路可不许再沾一滴酒,老老实实的,直到返回师门。”

“一言为定!”阿蒙说话的时候,从自己身后的三把剑之中,拔出来其中的一把,站到了他师兄对面。

“师兄比你大,让你三招如何?”阿蒙的师兄,依旧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,戏谑的对阿蒙说着。

阿蒙脸一板,道:“用不着!来吧!”阿蒙说话间,挥剑攻了上来。阿蒙的师兄以手中剑迎击。原本这是一场无悬念的比试,平时阿蒙和他的这个师兄,最多也就是打十招就败下来阵来。而今天和往常似乎没什么区别,刚一交手,阿蒙就落入了颓势。

就在阿蒙似乎要落入绝境的时候,就见阿蒙大吼一声,剑招陡然一变,快攻如潮,连环三剑反手猛刺。看到这一手,江余大吃一惊!因为这三招,乃是昨天他和那少年比试的时候曾经用过的,这也是江余和剑灵对战之后,领悟出来的新的技法。这少年竟然只看了一次,就学会了。天资实在非凡。而此时江余没空想那些,他的剑技,都是出手就要人命的技法,虽然这是天光云影剑技,但是这绝命三剑,也足以杀死没有防备的阿蒙的师兄。江余立时出手,弹出一记灵气,江余的灵气用的很巧妙,用的极少,不足以将那剑贯穿,只是让阿蒙手里的剑稍微偏了一偏。而阿蒙的师兄也因此有了机会向后一退,避开了阿蒙致命的一击,可是阿蒙的剑依旧停在他的喉前不远处。

“我赢了!”阿蒙收剑,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。而他的师兄现在面色却不好看,毕竟输给自己的师弟,而且是这么小的师弟,终究是不好看的。回想刚才阿蒙用的剑技,那凶狠的夺命三招。他不免心有余悸,刚才短短的一瞬间,他额头上的冷汗冒出了一大堆。心说还好阿蒙的剑不是那么准,否则刚才的那一剑已经穿喉而过了。他并不知晓,如果江余不出手的话,恐怕他现在已经死了。

“你刚才用的不是天光云影剑技里的技法!”阿蒙的师兄缓过神来,对阿蒙说道。

“能赢就行了,你管我用的是什么技法!”阿蒙强辩道。

听到这话,阿蒙的师兄严肃道:“师尊可是说过,天光云影剑技,乃是天下剑技的基础,练的好了,终生受用,练得不好,剑技一途就毫无前途可言了。”

阿蒙师兄的这一番话,躲在楼上窗后的江余听了,心中一笑,心说不用说了,这些人的师父,必然是周岩无疑了,因为这话当初是自己传授周岩天光云影剑技的时候说过的。

就听阿蒙师兄继续说道:“师尊怎么教你的,你就该怎样练,你用着这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邪招,练的多了,岂不是毁了你自己?”

听到这话,江余扶额,心说这话自己可从来没说过。

阿蒙听了这话,面色一凛,道:“可师尊也说过,剑技不能一成不变,我就不信它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没变过,而剑技就算说的再好听,也不过是杀人的技法,能赢不就好了么?”

“你……在师兄面前这么说就算了,你要是这样和师尊说,师尊不把你扫出门墙才怪!”

……

江余听着那窗外的争吵,心中说这些人里,除了阿蒙以外,其他的人都不过是碌碌的庸才罢了,就算是把天光云影剑技这样不世的神技传授给他们,不思变通下,他们也只会越练越糟。更可恨的是,他们遇见提出异议的人,便会用鄙夷的目光,粗暴的言语,强令异议的人变的和他们一样庸庸碌碌。

这边的人还正在吵着,忽然外面闯进来一人,正是和这些人一伙儿的,那人跑到阿蒙年长师兄的身边,附耳说了几句,阿蒙的师兄听了,道:“真的?来的这么快?”

“还有差不多一天的路程就可以到这里。”来人这般说道。

楼上的江余,虽然离得很远,但他耳目,方才他们耳语说的什么,他听的一清二楚,别的都不打紧,来的那人说的一个关键词,让他为之一振。

高北王!

江余清楚,如今的高北王的正是周衡的孙子周奇。

“他怎么跑这里来了?”江余心中纳闷,他清楚高北王的封地,乃是在白月国北方十二城,离这里千里万里的,跑这么远来这里,有点莫名其妙。

江余小心的听楼下的那些人说了一阵,算是有些明白了。这些人来这里,是奉了师门的命令,暗中来保护高北王的。毕竟保护周家的子孙,周岩责无旁贷。

江余正想着,就听得床上有动静,原来瑶心醒了,江余小心的走到床边,坐到她身边,在瑶心的脸上捏了一把,道:“小懒猫睡饱啦?”

“我才不懒呢。”瑶心娇嗔道。

“饿了么?”江余温柔的问道。瑶心点了点头。昨夜她太累了,晚饭都没有吃。

“要不要我端上来?”江余问道。

“不,我要下去吃。”瑶心认真的说道。江余一笑,道:“好吧。”两个人在房间里洗漱完毕,携手走下楼吃饭,两个人坐在一起吃东西,瑶心靠着江余,小口小口的吃的很慢。可她可爱的样子,却吸引了客栈里很多人的注意。江余则一边饮酒,一边吃着。正吃饭之时,就见从后院的门帘一挑,一人走了进来,正是那个叫阿蒙的少年。看他的样子,有些垂头丧气的。他看到江余以后,眼睛一亮,直接坐到了江余的面前。拿起一根筷子,道:“咱们再来比比!”

“不怕你师兄骂你了?”江余很清楚,眼前这个少年说是和自己比,实际上是想从自己这里学东西。

听到江余这样说,那少年一怔。他也是聪敏的,江余这样一句话,他就清楚了江余一定是看过他和他师兄比剑了。而他偷师学剑的事,眼前的这人也必是知道了。他无奈的把拿筷子的手放下。很是烦恼的样子,想了半天,方才问江余道:“这位大哥,我知道你剑技高超,比我厉害,也比我的那些师兄厉害的多。你一定也听到了方才我师兄和我说的话,在你看来,我们谁是对的?”

“如果你觉得你到了你师兄那个年纪,有他们那样的修为就满足了的话,那听他们的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江余笑着说道,将杯中酒饮尽。心中说这少年也算是幸运,碰到了自己。如果不是碰到自己的话,长期和他的那些师兄在一起,混的久了,少年的锐气没了,也就泯然于众人,没什么特别的了。

阿蒙闻言,手中筷子一柱,认真道:“我才不要和他们一样!我要和我师尊的师尊一样厉害!”

“你师尊的师尊?”江余听到这话,心说他说的不就是我么。就听那少年继续道:“我师尊和我们讲过,说他的师尊是剑道的大家。不到二十岁的时候,剑技就已经无与伦比了。”

……

江余喝酒的同时,听着阿蒙说着他师尊的师尊的事,也就是当年江余的一些轶事,江余听来听去,心中忍不住发笑,因为那些故事只有两三成是真的,其余七八成,都很是荒诞,明显是云清那家伙添油加醋乱发小册子的结果。

听的阿蒙说的差不多了,江余才好奇的问道:“你的师兄呢?怎么今天不见他们了?”

听到此问,阿蒙道:“他们去接人了。”

“接什么人?”江余继续问道。

那少年想了想,道:“不能说,反正是很重要的人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去?”江余追问道。阿蒙叹息一声,道:“他们嫌我修为低,脚程慢,会拖累他们。可是昨天明明是我走在前面的,他们才拖拖拉拉的。”

“你们绝仙剑派离这里应该很远吧,跑这么远就为了接一个人?”江余试探问道。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没什么心机,对自己也没什么防备之心。而江余也并不知道绝仙剑派究竟在哪里,他只能赌绝仙剑派并不在这附近。

阿蒙听到这话,有了点精神,道:“大哥你来这里,不是参加锋炼大会的么?”

“锋炼大会,那是什么?”江余有些纳闷道。

阿蒙见江余不知道,反而有些纳闷,喃喃道:“大哥你用剑这么厉害,竟然不知道锋炼大会,那大哥你知道不知道巫炼真人?”

“有所耳闻。”江余应道,心中却说,何止是有所耳闻,还见过不止一次的。

“大哥你知道他就好,很多年前这位巫炼真人,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一块极品的zǐ金灵铁,铸造了十余年,前一段时间,此剑已经出炉,竟是天字上品的不世名剑。这巫炼真人也奇怪,有这样的好剑,他不自己留着用,反而在仙界之间宣传,说自己没资格用这把剑。他希望给这把剑找一位主人,一位适合的主人。”

“哦?有这种事?”江余想了想,问道:“这主人怎么选呢?”

阿蒙回答道:“斗剑啊,只要在无极剑宗的听雨坪上打败所有人,就有资格获得这把剑。”

“不出意料的话,巫炼也是会参加的吧?”江余问道。

“是啊!”阿蒙应道。

“卧槽!”江余心说果然是这样,巫炼的目的不是给剑找主人,因为如果他参加的话,有希望打的过他的人,估计只有那么三两个人而已。这柄剑还是有十分大的机会,落在天极剑宗的人手里的。而不管剑到底归谁,都很好的在仙界宣传了一下天极剑宗,提高了天极剑宗在仙界之中的地位。毕竟和一把剑相比,一个宗派的扩大,传承才是更重要的事。

“看不出来,这巫炼还是挺有脑子的,可是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他想出来的主意。”江余心中腹诽,却没有说出来。

就听那少年继续道:“这次的热闹很大的,天下各宗各派,各路仙门的用剑好手都来了。虽然大家都清楚自己多半拿不到那把剑,但一者是为了来这里看热闹,二者也是为了在仙界之中扬名。而且不仅仅是他们,连白月帝国的王亲贵胄什么的,都不远万里,跑过来看热闹。”

“原来他是为了这个来的。”江余心说总算知道那高北王为什么来这里了。

合肥长淮医院看病贵吗
汕头天佑医院需要预约吗
四川白癜风如何治疗
青岛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海南妇科治疗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