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虚实战纪 二十、绊(中)

发布时间:2019-12-04 16:42:44

虚实战纪 二十、绊(中)

办公室内安静了下来,气氛显得有些沉重。

静静的等了一会儿却都没有得到任何回答,左泠终于转动目光看了过去,却见苍炎已经闭着双眼在墙边盘腿坐下了,也不知道是没听到他的问题还是听到了却不打算回答

左泠不禁苦笑了一下,又看向鼎炉内的张龙潜。

苍炎在道法界的名头很大,而且不是好的方向,单单一个“绝公子”的称号就能给他招去无数的杀身之祸,更何况,他还是“暴之苍家”的公子。

由于势力格局的问题,苍家的人在道法界并没有那么受欢迎,而这个家族本身却并不在意,他们只是一味的想要让家族变强,并为此不折手段,冷酷的行事作风就让他们更加令人畏惧。

坦白说,苍家是一个难以用“正邪”两字来定义的家族,而在苍家的眼中,也只有“利益”,没有“正邪”。

在这样的一个家族长大,苍炎一直表现得那么冷漠就是非常正常的,甚至最开始当他一夜之间将一个门派灭门的消息传来时,大家都只有理所应当的感觉,并不惊讶,就算后来知道当中有十二个不满十岁的小孩,大家最多的感觉也只是苍炎“比苍家大多数人更冷酷一些”而已。

而在“绝公子”的名号传遍整个道法界的现在,苍炎的“冷酷”更是已经深入人心了。

然而就是这样的他,却屡屡出手去帮助――甚至可以说是去“救”张龙潜。

而且是不计付出的去救。

比如现在,左泠虽然说了需要人体四分之一的血,但其实可以由不同的几个人来提供的,虽然那样就不如同一个人的血来得有效,不过毕竟失去四分之一的血量已经可以算是致死量了,全部都让一个人来提供也未免太不现实,多人共同承担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可是苍炎却什么也没说,也没有选择这更有利于他的路径,而是直接划开了手腕,让左泠随意取用。

他和张龙潜不过是素昧平生,就算从仲坤算起到现在也不过认识了两个月多一点而已,普通人之间现在最多也就是勉强算得上“朋友”的交情,更何况他还是比常人更加冷酷无情的“绝公子”呢?

可是,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这样一个女孩不计牺牲的付出。

明明是素昧平生,这样的举动根本就是毫无道理的。

如果,真的是“素昧平生”的话。

可,如果不是呢?

左泠的眼底缓缓流转过一丝复杂。

如果他所看到的这个“事实”,根本就不是真正的“事实”呢?

静静的注视着张龙潜失去意识的面容,片刻后,左泠又微微侧头看向盘膝静静调养的苍炎,眼底那丝复杂当中夹杂了些许阴郁。

“你……”

细微的呢喃似乎想要询问什么,却被突然闪现的水环打断了。

看着又一个出现在自己办公室的人,左泠脸上的复杂之色一扫而空,换上了平日里的温和笑容。

“季少主,你怎么才来?”

“我先送魁少爷去医馆了,所以就迟了些。反正有苍三公子在,我暂时离开一下也没关系的。”

笑着回答了一句,季海云看了看鼎炉内的张龙潜,又看看角落闭目调养的苍炎,随后便在距左泠不远处坐下,道:“我倒是忘了有你这个‘左家丹术’的继承人在学院里了,真是多亏了苍三公子,不然我就得带着大小姐跑回张家去了。”又回头瞧了一眼苍炎,他稍稍压低了些声音,“苍三公子这是……?”

“失血过多而已,他吃了左家的丹药,没大碍的。”

“‘失血过多’……”低低重复了一句,季海云抬头看着还没恢复意识的张龙潜,眼中倒是了然,“他用自己的血来救大小姐吗?”

“嗯。”

应了一声之后左泠看了看季海云,想了想便认真的问道:“你一直都跟着龙潜的吧?她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会失去一半的血?为什么会有那么大量的阴气在她体内?还有,你刚才提到的‘魁公子’……这又跟邱魁有什么关系?”

季海云倒是没准备隐瞒,左泠这一问,他便简短的解释了起来。

听完之后左泠不禁皱起了眉。

“被自己的兵器所伤?这是……‘反噬’?”

点了下头,季海云道:“她体内的阴气估计也跟那把剑脱不了干系,但是详细的还是得等她醒了问她才知道了。”

赞同的点了点头,见张龙潜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,左泠又一次变换手中的印诀,内层的红光便慢慢融入张龙潜体内,而后幽蓝的鼎炉缓缓降到地面,在左泠轻声的咒语之中逐渐化作点点星光消散于空气中。

季海云立即起身扶住就要躺倒的张龙潜,她轻轻撞进季海云怀里,跟着便似有所觉的皱起眉头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“……海云?左泠……老师?”

眨了眨眼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季海云怀里,张龙潜立即“啊”了一声自己站起来,却陡然感觉一阵眩晕,身子也没什么力气的差点倒下去,还好季海云捞了她一把才没摔倒,然后她也只能无可奈何的依靠季海云的搀扶站着了。

左泠松了口气的笑了一下,柔声道:“你失血过多,先不要乱动,休息一下。”说着递给她一粒药丸。

道了一声谢之后张龙潜才接过药丸塞进嘴里,感觉那药丸化作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入腹中,她又问左泠:“左泠老师,我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

左泠指了指墙边入静状态的苍炎:“你的伤势可不是医馆能解决的,他就把你带到我这里来了。左家好歹也是个丹术世家,起死回生的荒唐事也做过几次,还好我也算是会一点左家丹术,这才能把你救回来。”

点了点头,张龙潜的目光却没有从苍炎身上移开,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就知道他这是失血过多,她忍不住问道:“苍炎他这是怎么了?”

“这……”看了看对外界毫无所觉的苍炎,不知为何左泠迟疑了一下,随即道,“等一下你直接问他好了,现在我有件更重要的事要问你。”

“嗯?什么事?”

注视着张龙潜的双眼,左泠的神色十分的凝重。

“送你那把剑的人,是不是杀过很多人?”

黑龙江中亚癫痫病专科医院专家
长子县人民医院
汕头癫痫病
江苏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
厦门治疗宫颈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